公告版位

今天看到一則新頭殼New Talk新聞。

台灣槍決人犯換來對德外交突破

die Todesstrafe 

人權官員Löning發表這份聲明說,因為對於台灣執行死刑很不滿,把台灣駐德代表魏武煉傳喚到外交部。


當我看到這新聞的時候,馬上跑到德國外交部官網。

聽說之前礙於與中國的關係,任何招見我國代表的行程都不能公開。

必須偷偷摸摸的私下進行。

這次因為執行了五名犯人的死刑,讓德國政府在外交官方網站公告。

確實是一大突破。

沒想到這份聲明只出現在德文版網頁,英文版網頁完全搜尋不到這篇聲明。

有趣吧!!!! 這代表的是甚麼呢???

推測1: 這份聲明是給德國還有歐盟人民的一個交代,他有盡責的在做他的工作。

並沒有想要公開給國際知道,更不想讓中國知道。

推測2: 就算中國知道了也沒關係,因為傳喚魏武煉是要罵他,沒有任何利益關係,所以公開也無所謂。

一切都是假像,不是你們想像...(莫名其妙的浮現了徐若瑄"面具"的歌詞)


有人說執行死刑違反了人權公約。

恕我淺見,人權公約是用來保護人的吧?!

但是那些變態冷血殺人的辣撒咪呀(台語),他們只是剛好長得跟我們很像,生活模式相仿,一樣用兩隻腳走路的生物而已。

他們能稱之為人嗎??

死刑至少還給他們打麻醉,死個痛快。

那些受害者們,被凌虐致死、被分屍支解甚至還有的被煮食,他們在死前受到多大的恐懼及折磨。

他們才是應該要被人權公約保護的吧?!

更別提受害者家屬們的心情。

試問,今天你辛苦養育的女兒,出落的美麗大方懂事乖巧,人見人愛眾人稱讚。

還沒來得及讓你驕傲的時候,被人性侵完之後再殺了分屍丟到深山跟大海裡面。

運氣好破了案,抓到兇手,不但沒有悔意還說:沒辦法她太美了我忍不住,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捫心自問,你真的有辦法說"沒關係,為了你身而為人活著的權利,我原諒你。"嗎?

廢死聯盟少在那邊打官腔,說一些人與動物最不同的地方,就是能選擇原諒的這種屁話。

就人性來說,這絕對是。不。可。能。的嘛~~~~~~~

(除非受害者家屬也不是人)

關無期徒刑的社會成本,除了一般大眾之外,不也是受害者家屬的稅金在養他嗎?

【為什麼他殺了我女兒,我繳的稅還要養他??】

更別提到台灣法律之鬆散,無期徒刑真的是無期嗎???

關一關,有一天中國鬆口讓台灣獨立了,舉國歡騰政府大赦,這些人會不會有機會被放出來呢?

運氣好,他們已經老的連走路都有問題,不可能再犯案。

運氣差,他們正值中壯年精力充沛,與社會脫節這麼久無法融入,成為邊緣份子又開始重操舊業。

接下來成為受害者的人,難道不可能是你或是我嗎?

我們這些善良百姓的人權,誰要來捍衛??

當然江國慶的案例,發人省思。 

台灣沒有像歐美國家的陪審團制度,單純由法官依照開庭時兩方辯論,來決定判決結果,我個人是覺得容易不夠客觀。

畢竟死刑是一項不可逆的行為,一但誤判會造成更多傷害。

當法官要下這個死刑的判決的時候,更是需要多方審慎考量。

只要有任何疑慮或是不明確證據時,就不應該倉促敲下死刑判決。

並不是說殺人一定要償命,前因後果犯罪動機及心態一定要搞清楚。

大家都想著趕快結案,媒體亂象的偏頗報導,在大眾與論壓力之下的法官,是不是就容易草率決定,拍板定案呢??

台灣需要的並不是廢除死刑,而是審判制度的改變。

創作者介紹

This is JOY's neverland!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許傑克
  • 若說是推測1的話,那德國應該是要跟中國斷交,因為中國殺更多;且中國也是看得懂德文的。

    若說是推測2,那正好呼應之前的新聞傳言:以暫緩死刑換取赴歐免簽(?),妳台灣說好了不死刑阿現在又殺人了 。中國也不可能抗議,等於也不違反德國的外交政策。

    我的感覺是,德文版應該是對內交代用,所以內容應該會比較充實;英文版來說是給國際看的,而國際不承認台灣,自然不會發新聞,或者是新聞太小(最近還有死更多的新聞)。
    對中國來說,因為現在兩岸氣氛和緩,在國際上對台沒那麼惡意,只要外人不要來搞分裂,一切OK的。

    在國際上,各國都是利來利去,台灣對德有利益,但中國對德利益更大,而德國卻跟中國建交,這對他外交政策不是自打嘴巴?所以只好閉一隻眼去遵循最低限度的政策,發個新聞交代一下(所以用死刑換免簽應該是真的XD)。

    我想歐美國家的態度並不樂見中國統一,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看到兩面手法;最近美國又準了一批對台軍售,看他在狂人事件上的態度,再回頭看這軍售案....


    我他媽的這保護費還真貴!!!
  • 恩恩~~你的感覺跟我的一樣!!!
    對內交代而已啦~~~
    用死刑換免簽,反正已經換到啦~~~XDDDDDD
    ((我們繳保護費這麼多年,換來的卻是品質很差的保鑣))

    啪痞講 於 2011/03/06 17:44 回覆

  • 路人
  • 一切都是假象 不是你們想像
    是 熱狗 "新人王" 的歌詞
    而這兩句歌詞是引用自 徐若瑄 的 "面具"
  • 唷唷~~感恩喔!!!忽然冒出這句歌詞,可是我怎麼樣都想不起來他是哪裡來的!!!!
    被你一提醒,對啦對啦~~就是"面具"呀!!!!^^

    啪痞講 於 2011/03/06 17:45 回覆

  • face association
  • 你真的了解死刑嗎

    整天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

    那你超速被開單是你家的事

    幹嘛要用我的稅金養警察給你開單浪費資源

    如果

    死刑真的能阻止犯罪

    那就每一種犯罪都處死刑好啦

    理性的人絕對不會因為殺人不用死刑而去殺人

    失去理智的人絕對不會因為要殺人前知道可能會判死刑而停手

    重點是死刑到底要來做啥

    是要報復嗎?

    受害家屬得到報復的快感完

    死人是能復活了嗎

    死刑犯的家屬有錯嗎?又要社會承受一次類似的痛苦

    可以不用廢死

    但是可以有死刑但不去執行


    最後


    江國豪是三小


    看到這你根本沒關心被死刑誤判痛苦一生江國慶的家屬

  • rechtsgut
  • 1. 德國外交部的網站雖有英文版,但英文版本來就不是完全與德文版對應。只憑英文網頁沒有同一消息,就知道德國外交部的心裡怎麼想,真是鐵口直斷。
    2.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駐德人員也懂德文,他們從德文版網站也能知道,中華民國駐德魏大使進了德國外交部;就算不看網站,人家也多的是人脈,會主動通知他們。

    3. (1) 加入歐盟的必要條件之一是簽署歐洲人權公約,這公約規定簽約國必須廢除死刑。他們的觀念是:"人就是人,人的存在就是一個正價值。不管做了多大的壞事,都不會使這個人的價值成為零甚至負數。這跟是否有過被害經驗,是否有家人被殺被姦,是否因此而產生憤怒、仇恨、傷痛,都沒有關係。" 這有很大程度受到德國納粹時期種族屠殺的影響,在那灰暗的歲月裡,幾百萬的人被認為不是人、是害蟲、流著卑賤骯髒的血,而遭到消滅。
    (2) 種族屠殺之前的德國也有死刑;如果今天我們可以覺得殺人犯不是人,而把他殺了,明天也許我們就會覺得強姦犯不是人,也呼籲把他殺了,後天,也許重度殘障也被認為對社會無益、不是人,而被殺了(納粹德國也做過這種事)....。在潛伏著極端民族主義的台灣,不知道哪一天,光是流著外省人的血,也要被宣告為不是人、對社會無益,殺光了最好,至少也要趕出去。...
    (3) 聽起來很誇張,但德國的悲劇就是這樣發生的:納粹黨從原本只是一小撮的極端份子,利用一戰後德國經濟衰敗的社會低迷氣氛,設定猶太人當出氣對象,迅速在完全民主(不像對岸是假的)的多黨選舉中成為國會最大黨,希特勒合法成為總理,合法解散國會進行獨裁,就連種族屠殺都有法律撐腰--而這一切,絕不只是希特勒與其爪牙就能辦到,而是德國大多數人民的支持,加上列強的縱容。當一個社會覺得 [否定別人存在的價值] 沒什麼,承平時期也許看不出來傷害,然而蕭條、困頓、衰敗時,什麼出氣的藉口都找得出來。例如猶太人就被納粹黨指控:奸巧貪財,掌握了西方世界的經濟,1928年搞到世界經濟大蕭條,多少人為財所逼家破人亡。
    (4) 慘痛的教訓讓整個歐洲都體會到:[無論如何,不能否定人存在的價值,只能否定其行為],既然只能否定其行為,當人犯錯時,可以要他道歉、賠償、剝奪他的自由、剝奪他優沃的生活、對他進行教育、治療、斥責....等等,[但就是不能殺了他]。

    關鍵來了:可不可以說,我們沒有這段歷史,國情不同,所以不用拿香跟著拜(拿十字架跟著喊阿門)?

    也許可以參考另一句老生常談:對的事,不用等待,現在就做。歷史的錯誤,不用等到重演再來後悔。

    所以關鍵還是只有一個:"不管做了什麼事,不管人格有什麼問題,不管身心有什麼缺陷,不管這樣那樣(可以無限舉例下去).....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正價值"--這個觀念對不對?固然人常道,事情沒有絕對;然而有些事,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跟你覺得、我覺得、多數覺得、少數覺得、清不清高、傷不傷痛,都沒有關係;而這個問題就其一。

    只不過有個很現實的問題:如果要修法、修憲廢死刑,仍是要先問一聲 [你覺得呢?] 然而這是民主 [程序] 的問題了,而不是 [實質] 對錯的問題。
  • 許傑克
  • 照3樓的邏輯,你在上你馬子的時候,也不會想過分手後他會帶個小孩來要你負責。沒記住名字就表示沒關心,那你在捐零錢時,有記住受捐者的名字嗎?
    你真的了解廢死的意義嗎?多學學4樓的發言吧。

    4樓的回應真是長知識了!
    如你所說,世事無絕對,死刑關乎生死何其重大!死刑存廢關鍵在於民主,而人民普遍不接受廢死時,自該探究原因為何;讓大眾知道廢死的精神和接受之後,再經過民主方式廢死。(雖然有時政府也不管民意常常強行通過其他法條法案等等)

    政府怎麼想,豈是我等無名小子可以看穿?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罷了。
  • 許傑克
  • TO JOY:
    「保護費事前收、事後收、缺錢時收、高興時收....你看現在阿共不也沒打過來嗎?乖,快繳錢。(繼續摸頭〉XD」
  • 七樓
  • 回原PO跟五樓
    如果一個罪犯取人性命是罪大惡極
    那政府取走即便是惡人的性命是否也是罪大惡極?

    如果閣下認為取惡人性命可以撫慰被害家屬的心
    那麼要取誰的性命來撫慰罪犯家屬的心呢?

    或許閣下認為以暴力奪取他人生命者不用尊重其生命權
    那麼罪大惡極者是不是人人得而誅之?
    因為他對我們來說只是一種非人的動物
    如果沒有危險性 是不是想殺他的人都可以用任何方法處刑
    最好的方法可能還是把四肢除去 放在豬圈養

    如果有不可減刑的無期徒刑存在
    閣下是否就可以接受廢除死刑?
    原PO說得好 我也不想浪費稅金在這些罪犯上
    但我們的稅金也養了很多錯誤的政策
    這些政策對社會的傷害恐怕遠高於養死刑犯一輩子的成本
  • 五樓回七樓
  • 沒有因哪有果?

    如果死刑犯沒有罪大惡極,政府又何必承擔你所謂罪大惡極?
    樓主跟五樓我並沒有反對或支持廢死,請不要再預設立場回文了,明白文章所要表達的意思,再來討論。

    七樓您說的是「人彘」吧?要是廢死之後改這個刑罰,那才是文明倒車吧?
  • 過客
  • 人必自重而人重之,人必自辱而人辱之~
    一個不尊重他人的人,如何要求他人尊重他~
    一個滿不在乎剝奪他人生存權利的人,如何要求他人尊重他的生存權利?
    回應前述~希特勒修改法律~藉由"不符合正義"的"合法"手段去迫害他人,難道還得要求那些被迫害的人及其家屬尊重希特勒的人權(生存權)嗎?
    更何況是那些"惡意"且用"非法"手段剝奪與迫害他人生存權的罪犯,又有何面目與權利要求受害家屬尊重他的生存權利~

    死刑犯關押在牢中,政府還必須出錢去養他們,如果德國認為台灣處死死刑犯不好,那建議我們將死刑犯引渡到德國,請最有人權的國家來關押他們好了~
  • 訪客
  • 在美國同時兼有陪審團制度及歷史悠久成熟的司法審判體制的情況下,
    仍然未能克服審判過程中「難以克服的制度和結構上的障礙」
    只要是「人」審判「人」就永遠產生這個問題
    不管制度上怎麼改都永遠改不了誤判的可能

    為了讓罪無可赦的人獲得應有的生命極刑懲罰而讓無辜的人死去冤死,這在道德論證上無論如何都是說不通的。既然你肯認生命的價值,那就應該想想看這一點,拿一個人的性命去換另外其他人的性命,可以嗎?
  • 許傑克
  • 同意樓上您所說的:「難以克服的制度和結構上的障礙」,確實是如此!

    至於您最後一段舉例,原本就冤案了,就不要延伸至道德論證,那已變成另一種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