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1.06.23 Stralsund, Germany

0700 Berte叫大家起床之後,外出買早餐麵包。

          早餐後開始工作。

          Banner換成”KIDS FOR OCEAN”


          Gangway(乘船走道?)

          岸上開始聚集志工、小屁孩及媒體們。

          我能做的事情有限,連海洋專案主任Ocean Campaigner-Thilo叫我找個小木塊,讓他墊在投影機下方,我都找不到......冗斃了我!!

          結果傑克分配給我一個簡單的任務,幫忙把小屁孩們做的海報,貼在The Hall的牆上。

0848 SEEFUCHSBeluga II的後方平行停好。


          在行動中擔任媒體及後勤支援船隻。

0940 出發前實在沒事做,傑克帶我去介紹給SEEFUCHS的大家。

          SEEFUCHS船員3-4人,除了艦橋下方的船艙之外,但船首下方另有能容納12人的船艙,甚至The Messe(船員公共休息空間)的前身也是睡覺的船艙。

          Gally與食物儲藏室以及引擎室跟白鯨II相比,都顯得大很多。

          也許是因為空間如此寬敞,不需要跟白鯨II一樣,處處是玄機到處可以藏東西。


1005 我搭乘SEEFUCHS(原因請見昨日航海誌),尾隨白鯨II出航。

          媒體分為兩半,各有一名攝影師及電視台的錄影小組。


           A組先上Beluga IIB組則在SEEFUCHS進行全景拍攝。然後再互換。

           我被志工統籌及屁孩專案主任-Daniela指派一項重要任務,就是負責煮午餐的Pasta

           私以為...真是爛透了!!!!!!

1050 被我發現Banner被拿下來了。

          當時還不知道原因,後來上岸後推敲出媒體想拍小屁孩們升旗的影片。

          跟腳尾飯有異曲同工之妙,畫面都是可以剪接的啦!!!!

1130 抵達預定潛水地點,下錨待命。開始煮Pasta要用的兩大鍋熱水。


((媒體們正在海上交換))

1230 熱水滾呀滾呀的,醬汁也接近滾呀滾的。Daniela卻說潛水員都還沒下水,潛完大約一小時後才要吃午餐。

          我等呀等呀的都打嗑睡了。

          SEEFUCHS的船員們便拿了棉被跟枕頭給我,讓我在The Messe的椅子上躺著睡。

1430 終於要吃午餐了。一半的食物被送去白鯨II上面。

          飯後當我跟Trosten在甲板聊天,媒體某人跑來跟我們說要喝咖啡。

          奴性強的台灣冗喬依,一聽到有事情要做,急忙站起來。

          結果老神在在的Trosten拉我坐下,說: “慢慢來,我們這邊又不是餐廳。”  超有道理的!!

          跟Oliver閒談時,又得知SEEFHCUS是一個追蹤並紀錄鯨豚生態的NGO

          所有人都是志工,在正職工作之餘盡力配合每六周一次出航,進行數據收集以及更換海底設備的電池。

          我說當我結束白鯨II的航海或是時間能配合的話,我想跟他們一起出航。

1700 如傑克昨日預料的時間回到岸邊。只是媒體們還想多拍些小屁孩的照片。


((穿著海洋生物服裝的屁孩子們))


((所有的屁孩志工們,排排坐給媒體拍照))


((這部分我倒挺讚嘆的,畢竟每人都有磁鐵釣魚的童年~~))


((媽媽~~我釣到一隻鰻魚了))

           私以為這個行動很詭異,明明就是屁孩+海洋專案,結果岸上聚集了一堆屁孩兒,只有三個隨船出航。

           媒體倒是人數眾多,要東要西的不說,讓三個船上的屁孩們重複錄影還有問話,累得後來話都講不清~~真機掰!!(口氣跟冗劫機好像)

1830 因應明天早上七點半的Hygiene control(衛生安全檢查),開始打掃。

          主要是船員們的公共生活區域,如廚房、衛浴以及隱藏於工作台下方除了一點也不冷而且還無法排水的橫式冰櫃。

          冰櫃旁邊是咖啡機及煮水器的所在地,船航行時的搖晃,讓桌面上的各式液體很輕易流進到冰櫃裡。累積了一年之後,清理它真是一件只比挖水肥好一點的差事。

          幸好,我太矮了而冰櫃太深,讓我根本碰不太到最底部。結果是海洋專案Thilo接手了這份工作!!!哈哈哈~~

          打掃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尤其是時不時還要關照一下那些在船上晃來晃去的志工們。

          不禁想起,我當彩虹勇士號開放日的志工時,也是這樣討人厭的晃來晃去嗎??

          但是這邊的志工只會要求我們,當Berte反要求他們幫忙打掃的時候,竟被一口回絕了!!!真的很靠杯~~~~~我想,我們台灣的志工才不會這樣勒!!!!

          工作結束之後,大夥兒一起享用了潛水員-Tom私藏的紅酒、白酒還有不知誰人私藏的蘭姆酒,很香且入口滑順但40%酒精實在太高.....一咪咪就讓我差不多了!!!

2300 洗完澡之後,上床打網誌。但實在太累了,而且房間離艦橋太遠,網路訊號不穩定。

          於是,遲了一天。


((掛滿了有點像許願魚的小舞台,我也覺得挺可愛的)) 

 

BTW 我終於搞清楚為何航行於基爾運河時,我們使用信號旗November

這是基爾運河航行管理規定裡,船舶分成一到六級。

船長65m以下的都是第一級,而第一級航行時必須掛上November喔!! 

創作者介紹

This is JOY's neverland!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許傑克
  • 比起小屁孩的團體照,我比較想看記者們的正面照啊啊啊啊!
  • 確實要當記者,是需要一點姿色的。
    不過跟台灣相比...不看也罷!!XDDDDD

    啪痞講 於 2011/06/26 22: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