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9  Baltic sea, Europe


最近真的特別忙。

自從7/13全員到齊,順便幫Uwe慶祝46歲生日,喝酒吃披薩的開心夜晚之後,就再也沒閒下來過。


阿弟Diego在7/15從Rendsburg離開我們,回漢堡去的當天因為我要負責採購,沒來得及跟他說掰掰,晚上睡覺的時候發現他把那張精心手繪的白鯨II號,留在我床上。

背面還寫了”For my sister!!”,Sooo Sweet!!!


但也因為他的離去,只剩下白豬跟我輪值日班。

原本以為討厭白豬是我個人因素,但沒想到跟Donci還有Birte聊天的時候,被我發現…原來大家都很討厭他。

不服從指令,總是任意妄為的以自己的想法及意見做事。

當然好意見能帶來好的改變,通常這種人的存在對於環境的進步是必要的。

問題就是,這隻白豬的意見,時常不符合船務需要,而且多次證明他的想法並不會得到較好的結果。

而且他做事的態度及特色就是,能在很短時間迅速的達到目標。

聽起來是好事呀!!!

對!迅速是好事。但是不確實便是壞事。

光是很迅速但是做不好或是做不確實的話,最後還需要旁人來收尾,那不如不要做。

隨便都可以舉好幾個例子。

來講洗碗好了。

先前說過船上的淨水及汙水槽容量都是有限的,跟居住在房子裡面不同。

雖然白鯨時常靠岸,也可以適時的補給淨水,抽除汙水,但習慣上來說,還是以省水為大原則。

要如何用少少的水把碗盤洗乾淨,我覺得這是值得學習的。

人家在做的時候他不看不學,自以為可以做得好,但是洗過的碗盤並不乾淨,我還要再沖洗一次。

而且也不會順便清潔爐具、鍋具及檯面。

大家都掃過廁所,只有被他打掃過的廁所,還是散發著淡淡的尿騷味。

每次很快的做完自己”分內”的工作後,就會跑來問我需不需要幫忙。

我才不放心把我的工作交給他。

而且漸漸地,因為大家都不放心把事情交給他,他沒甚麼工作可以做了。

只剩下一些簡單絕不會搞砸的工作。

靠岸的時候,如果岸上沒有旁人可以接固定纜繩的話,就要有人趁著靠岸的瞬間趕快跳上岸,然後接過纜繩進行固定。

這工作絕對不會搞砸,除非真的太遠就必須要跳,或是腳滑然後掉進水裡。

我個人滿喜歡做這件事的,可惜先前都是Diego做,然後是白豬或是Donci自己來。

直到白豬竟然拒絕Birte叫他跳上岸的要求。

大家在船上一起生活一起工作,著重的就是團隊。

如果每個人都想要挑帥氣或是出風頭的工作,那其他看似不起眼實際上也很重要的工作,誰要做??

船還有辦法運作嗎??

我一向不能理解這種人的想法,特別是發生在”志工”身上。

所謂志工,不就是因為喜歡因為認同而自發性的願意無償服務的一種工作嗎?

既然這樣為何還要挑東撿西?

而且還說我是船上的小公主,大家都喜歡我……

真靠杯~如果我是小公主,我還會曬這麼黑嗎?

雙手變粗了,雙腿佈滿瘀青。這小公主當得還真辛苦。

而且大家都喜歡我是我的問題嗎????

Birte說得對,他很可憐,活了36年都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

 

同場加映:

他離開的時候沒有跟任何人說再見,除了我以外。

在我床上留了一本Greenpeace international出版的海洋星球,這本硬皮精裝書中放滿了GPI海洋專案的研究及行動照片,很多都是在海底拍攝,非常美麗。

寫著:”好好享受在船上的生活,當你回到漢堡時記得通知我”

Donci說: 他離開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愛上了我,但是我卻討厭他,無所適從的他只好默默離去~~

喔!!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愛情故事。

太好笑了!!!!!笑死我們大家了!!!

對對對~~一切都是我的錯!!!!誰叫我是一個來自亞洲的親切可人,永遠笑容滿面的小公主(Heartbreaker)呢!!!

創作者介紹

This is JOY's neverland!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