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因應GPD要求,我必須刪除網路上所有關於白鯨擱淺的照片~~請​大家見諒!


2011.07.25 Peenemuende, Germany   


0630 巨大聲響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Birte與我。

 

跳下床換衣服穿鞋子,衝上甲板一看。

不得了,我們擱淺(Grundberuehrung)了。

 

在德國東北部Usedom半島附近的海域都不深,甚至有時候船隻行駛的航道窄到離譜。

之前就提過了,所以Uwe都說要小心行駛,一旦出事就要大破財。


(藍色海域表示太淺,不適合航行) 


只見Uwe臉色凝重的掌舵,試著想把白鯨II弄出這動彈不得的窘境。

Christian爺爺及donCi像門神似的站兩旁,臉色也都很難看。

Birte不敢問發生甚麼事,我當然也不白目,剛從床上爬起來的兩人,坐在船首看著。

 

0700 順利脫離險境,白鯨II恢復自由。

Birte呼出了一口氣說:”現在我們可以回去繼續睡了。”

為因應各種近海狀況,吃水淺的白鯨II,底部特別設計為近乎平底,加上此海域海底幾乎都是以泥沙為主,所以即使擱淺也不至於造成嚴重損傷。

Birte才剛覺得放心,我倆正準備爬回床上時,發現船在轉圈圈。

原來Uwe在測試螺槳(Propeller)是否還正常。

就在此時,發現~~船正在進水(Wassereinbruch)!!!!

進水點在船首,而船首底部的連通空間出入口,正好就在我的船艙還有廚房地板上。

donCi一打開地板,連沒經驗的我都看得出來,水面上升的速度很快。

 

Uwe跟donCi開始用馬達抽水,但是進水速度實在太快,事態瞬間變得很緊急。

Uwe邊與航運中心連繫,Christian邊把船開回Peenemuende,不久後水上警察便迅速趕到,護送我們返回Peenemuende。

幸好我們並沒有離開很遠。

我還在稱讚消防隊以及救援船的待命速度時,消防隊的抽水馬達竟然持續不到半小時就掛了。爛透了!!!!!


邊等待鄰鎮消防隊過來支援,邊用船上馬達繼續抽水,一度水面上升到離地板只剩15公分。

雖然紅色軟管會因為水壓過大有點變形,偶而彎曲會導致水流不順暢,但是能持續的進行排水功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donCi說我們正在嘗試著通過我們的船,然後把海水抽乾。

還說這軟管是我們賴以為生的臍帶(Nabeschnur)。

>我盡學些奇怪的單字<


一直在廚房監控排水狀況的我,原本以為水排回海裡,聽他這麼一說,好奇的去看看倒底排去哪裡。

跟著水管發現,竟然把海水排到旁邊露營區的草地上。

這會不會太不合理了?!海水無止盡的抽到草地上?!

問了Uwe,他說港區禁止我們把水排回海裡………

果不其然等我們要離開Peenemuende時,岸上一片水鄉澤國,淹水程度比前幾天暴風雨還嚴重。

 

趕來支援的行動統籌Timo,帶來一顆超強馬達,讓我們被拖船拖行前往Wolgast時,持續的抽水。

此時,已經離港了。所以可以把水排回海裡~~呼!!

哪裡來哪裡去咩!!


 

1700 左右 抵達Wolgast。意外發生已經將近11小時了。

Uwe解除我駐守廚房控制馬達的任務。由Birte接手。

大概是發現我一直把頭探出去,偷偷觀察周遭狀況吧!!

 

船塢工作人員們丈量水平,固定好白鯨II之後。

我們全部都要離船,兩旁的機具開始作動,船底下的活動木板往上升,最後整艘船浮出水面。

很明顯就看到那個漏水的洞,還有微微受損的舵槳葉片。

 

被抬出水面的白鯨II,忽然覺得她好巨大!!!

看看donCi、Christian爺爺還有Birte,顯得多麼渺小。

 

水都流乾之後,donCi從地板下接近漏水口,拍了張照片。

結果並不是船底被撞破了一個洞,而是鑲在底部的電子感應器,安裝完成之後周邊應該會封裝,但是這顆卻沒有,才會一擱淺就脫落。

問題反而是受損的舵槳葉片,如果可以維修最好,不然等新貨到可能要一周。

但是我覺得還是不幸中的大幸,不需要修補船身,也沒人受傷。

晚上Uwe說,謝謝大家保持冷靜,沒有尖叫哭泣。

還開得了玩笑,應該是沒問題吧!!

 

我覺得今天非常戲劇化,即使看到donCi憂鬱的臉,看到Uwe焦慮的樣子,我卻無法產生共鳴。

可能是我航海的經驗太少,所以無法產生危機感。

又或是我對大家的信任,已經強到發自內心的覺得任何事都能解決。

donCi跟我說今年二月,極地曙光號在北大西洋航行時,因為高達16米的風浪,導致貨艙內固定鋼索斷裂,貨櫃還有所有大小物品,全都隨著風浪四處衝撞。

當下唯一處理辦法,就是封鎖前後安全艙門,禁止任何人進入。

等到返回阿姆斯特丹的時候,打開一看裡面全都毀壞了。

花費了一個半月的時間修理不說,超過一半的船員都拒絕再參加北大西洋的任務。

然後今天白鯨II又發生漏水意外,讓他看起來十分沮喪。

我就說:”往好處想,至少我們過沒多久就會有游泳池了。”

他就說:”這種屁話好像是我說過的吼!!”

苦中作樂的兩人在廚房大笑。

 

在意外中我深刻地體會到,我能做的事情真的非常有限。

語言隔閡的阻礙之外,船員訓練的專業度及經驗也是一大問題。

捫心自問,我真的想從事這樣的工作嗎?

我目前沒有答案,但是我期望能像Birte或是donCi一樣,不管遇到任何狀況都能成為有用的幫手。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