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否跟神祕吸血鬼傳說很多的羅馬尼亞有關係,但第一個晚上做的夢,都帶有一點點靈異的因子。


夢境1:

明明此趟旅行只有我跟Lynn兩人,但睡覺睡到一半的時候,忽然驚覺其實還有第三人。

但因為我跟Lynn已經一人蓋一條被子,然後又把行李放在另一張單人床上,所以那第三人只能沒有被子的睡在地上...

不過我沒有感到很驚恐,因為我夢到的那第三人,是我弟。

 

夢境2:

一開始我是以"還有第三人"的靈異角色,在旁默默觀看著。

朋友A女盛裝打扮出門逛街,在街上巧遇杰哥。興奮的死拉著他的手不放,結果就被狗仔拍到....成為八卦報導主角。

當杰哥決定跟A女去約會的時候,不知為何..前往赴約的卻是B女。

B女為了要抓住杰哥的眼球,展現了多項才藝,其中一項讓我驚為天人、杰哥瘋狂著迷的,是邊下腰邊用排笛演奏出優美的旋律。

於是杰哥決定約會時間延長,帶她去吃飯。

說時遲那時快,A女淚眼汪汪的出現,泣訴著:"明明被拍到的就是我,為何不是跟我約會?"

不知為何我立馬顯靈回到人間,左攬A女右抱B女,邊跟杰哥使眼色,說:"好好好~一起去吃一起去吃!!"

前往一家正在整修的餐廳,想要有座位還必須自行把廢棄的木板整好移開。

我一邊搬木板,杰哥忽然摸我的頭髮說:"妳也不整理整理頭髮。"

我就回答:"別看我這樣,我已經一年沒剪頭髮了。喔~不~我有自己剪。"

然後我問他:"你覺得我很黑嗎?"

他說:"比搬瓦斯的工人白一點。"

我:"你別看我這樣,夏天的時候我在船上工作,大概跟搬瓦斯的工人差不多黑勒!!"

因為廢棄的木板上面有許多釘子,實在太危險了。

於是我決定要把釘子們全都拔起來。

杰哥問我要怎麼拔,我便教他使用一種專門的工具。

兩個人肩並肩的一直拔釘子...........

直到我說應該要找個容器把釘子裝起來,比較安全。

當杰哥去問旁邊的師傅們有沒有可以裝釘子的罐子時,不知道我是失心瘋還是鬼上身,竟然開始把釘子放進嘴裡。

當杰哥拿著容器要來裝釘子時,我試著把嘴裡的釘子拿出來.....結果有些釘子卡在喉嚨裡面,吐不出來也吞不進去......只能一直咳嗽。

一邊咳嗽一邊想著:"若要開刀把釘子拿出來,脖子的疤要怎樣看起來才會比較不明顯.."

低頭咳嗽時看到腳趾部分破了一個洞的襪子,又想著:"真是丟臉,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穿著破襪子。"

 

我明明就不知周杰倫的粉絲,卻在夢境裡面一副好像跟他很熟的樣子。

話說回來,夢境本來就是莫名其妙毫無邏輯的吧!!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