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2012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與琳及小恩的芬蘭極光之旅。(極光成因請按 )

 

阿拉斯加菲爾本克一年出現超過200天的極光現象,被譽為【北極光首都】。

難怪阿拉斯加大學菲爾本克校區的地球物理研究所網站,讓普羅大眾都能清楚明白看懂的極光預測及強度說明。

University of Alaska Fairbanks, Geophysical Institute網站請按

也使我知道一抵達Inari的那夜,便是看到極光機率最高的一天。

2/2號周四的強度預測為Kp3: Moderate Auroral Activity,也就是在拉普蘭地區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極光。


雖說如此,心裡面還是有著微微的不安。

萬一連Kp3的夜晚都看不到的話,極光預測越來越弱甚至周末只有Kp1的往後幾天,不就更不可能看到了嗎??


下午去Inari薩米人博物館的Info與服務杯杯聊天時,問了他最近極光活動的狀況。

他說周一跟周二很強,但是周三晚上非常的微弱。

順便也詢問他是否需要參加當地旅行社提供的獵捕極光行程(Hunting Northern Light),騎乘雪上摩托車由專業導遊帶領在Inari地區花三小時尋找觀賞地點。

杯杯說不需要,叫我們在湖面上走到離岸遠一點的暗處,寬廣的地方便可看到。

"不過",因為天氣很晴朗天空清澈無雲,雪地反射了明亮的月光,當地人稱呼為"Moonshine",可能會影響到極光的觀測。

心裡不安感變得更強烈。

 

從Lynn跟小恩開始準備晚餐起,到飯後電影欣賞時間,大約每隔30分鐘,我就會起身著裝出門走到湖邊去看看天空。

因應旅途中停留的斯德哥爾摩,我們選擇了由我最愛的已故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 Stieg Lassen】小說【千禧年首部曲:龍紋身的女孩】改編的同名電影,做為等待極光打發時間的娛樂。

 

就在10點多我照慣例出門去看天空。

歪著頭皺起了眉,我產生了疑惑。

到底是太想看到極光眼睛產生錯覺,還是天空的顏色確實有點怪怪的?

 

慢慢步回小屋,進屋後慢慢卸除裝備,Lynn可能看出了我的疑惑,問我怎麼樣了。

我誠實的說出對自己眼睛的懷疑。

她說:那我們就一起出去看看吧!

 

三人啟動裝備上身,帶著熱水瓶熱水袋及最重要的相機腳架,走到零下25度的Inari lake上。

 

 

寬廣的大地,來自四方岸邊的燈光,左顧右盼不知道要走到哪裡才有暗處的我們。

寒風中體感溫度大約是零下40度,抬頭看著天空實在搞不清楚到底是錯覺還是雪地平線的殘影。

決定用相機慢快門進行15秒的拍攝,當快結冰的液晶螢幕裡出現了天空中的綠影時,我們大叫著真的有耶!!!!

就在準備腳架的數分鐘內,綠色光影的強度漸漸增加,就像是修圖軟體中調整了透明度,從90%變成60%那樣在天空中央出現了一條淡淡白綠色緞帶。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淡淡的色帶就消失了。

 

來自亞熱帶島嶼的我們,在不習慣的嚴寒氣候中,耗了如同一小時般漫長的數分鐘癡望著天空,一無所獲。

小恩剛說完我們回去晚點再來,一道比剛剛更強的極光由東往西畫破天際,出現在我們面前。

興奮地跌坐在雪地上的我尖叫著:天呀!!好漂亮!!好清楚!!

這時我才將一整天心裡的覺得會看不到的不安感跟他們兩人說,沒想到他們都回說很有自信一定會看到,心裡從未產生類似的懷疑。

不知道該說他們太信任我對於解讀極光預測以及選擇地點的正確性,還是只是單純的太天真樂觀。

總之,有達成目的不負重望,我的心情就像考完大考得知成績很好足以跟鄉東父老交代之後,放心進入一連串的大放空。


流動的極光看起來真的像是跳舞,隨著音樂節奏時強時弱,在湖畔邊的三棟小屋頭上旋轉跳躍著。

由東往西的光與由西往東的光相遇時,交織舞出一個迴圈圓舞曲。

有時候顏色很綠,好像下雨一樣出現與地面垂直的線條。

有時候很像是天空中一片白綠色的薄霧,或是一條流經天空的翠綠河流。

變化多端讓人目不暇給,忘記寒冷捨不得移開視線。

 

絕對值得一提的插曲:

三人中擁有最好等級女朋友機的Lynn小妞,強光出現之後拼命往天際狂拍。

這行為非常合理,我相信每個人的反應都一樣。

說也奇怪,不管怎麼調整光圈快門或是ISO值,不論如何調整腳架的角度,連拍了20幾分鐘的Lynn,相片都是一片黑。

直到我靈光一閃的隨口問:妳該不會沒把相機鏡頭拿下來吧?!

小恩馬上回我:你怎麼問這種問題?是常人都不會這樣吧?

沒想到...Lynn小妞真的默默的把手伸到相機前面,取下搶了20幾張鏡頭的鏡頭蓋。

當場就讓我不顧寒冷忘記低溫的笑倒在積雪頗深的湖面上!!!!

天呀!!妳腦洞還真不是普通的厲害!!!!!!

 

 

同場加映:

2/3號預測的強度是Kp2: Low Auroral Activity,拉普蘭位於極光色帶邊緣,顏色接近淺白之處。

運氣還是很好的我們,從房間窗戶看出去,發現了極光的身影便迅速著裝出門。

拍出來的照片強度確實比前晚弱,且光影出現的持續性也比較短,間隔較長。

但還是心滿意足的拍了許多照片,感謝老天給我們連續兩天的好運氣。


2/4周六的預測是Kp1:Quiet Auroral Activity,極光帶在北歐出現的範圍只有挪威北部,根本不會出現在拉普蘭。

但晚上我還是想去尻風,確認一下網站預測的準確性。

, , , , ,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