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1.07.01 Lauterbach, Germany

 

0740 早餐。

 

因為Birte對前日的打掃成果很不滿意,於是她把去年做好的一份”Leben an Bord”打掃規定印出來給大家看。

 

0810 自告奮勇的我開始念這份清單。

沒想到除了Diego之外,大家真的都聽得懂我在念什麼,讓我覺得很開心。

之後打掃就開始了。

 

0940 到岸上想幫Marieke搬很重的折疊木桌。

 

忽然間一陣強風吹來,使得立在旁邊的另一張木桌直接擊中我的頭,讓我倒在地上痛的眼淚直流。

那是一張比我高,由實木及金屬組成,連Diego都無法獨自抬起的大桌子。

我很想忍住不希望同伴們擔心,但當下真的無法思考也無力爬起,口裡也不斷地發出疼痛的哀鳴聲。

嚇壞大家了。

Kai平常是從事醫療相關工作,頻頻問我:”看得到嗎?””記得所有的事情嗎?”這些確認性問題。

並打112叫救護車。

當疼痛稍微減輕,我坐起來並開始談笑時,同伴們說我竟然還笑得出來,實在不可思議。

 

1015 Kai陪我跟著救護車一起到Greifswald大學醫院。

 

急診室醫生是一個長滿帥而且有耐心的Matthias Fluss。

幫我做了頸部X光及腦部電腦斷層掃瞄(CT Scan)確認沒有大礙之後,說我有腦震盪應該要留院觀察48小時。

除了白鯨II今晚就要前往呂根島Lauterbach的行程之外,我根本也不想留在醫院,尤其是有個很煩人的同事(就是Kai)陪伴。

他真的很煩,一般人頭殼被撞到之後,只想休息不想講話也是很正常。

他就是會在那邊一直說話。

我說我不想在醫院待著因為會很無聊沒事做,他就說我們可以一起討論要怎麼讓我延長留在德國的時間,好讓我能跟他一起參加綠色和平的駕船訓練。

還說:”喔~我能想像,我們一起受訓一定會很棒!!!”

棒個屁!!你那位呀?!!

老娘腦子被撞到了,現在只想休息。是,沒錯,我想參加受訓。

但是老娘我並不想跟你一起!!!!!!

不管我說甚麼,他都會說:”對,我懂你。你就是會這樣那樣巴拉巴拉…”

我撥一下瀏海,他就說”即使都這時候了你還是要保持美麗。”

頭上敷個冰袋,他就說”別擔心,你是我見過即使頭上有個冰袋還是很美麗的女孩。”或是”待在醫院的時候我們可以買很多蛋糕來吃。”

我說我不想吃蛋糕,他就問為什麼。

我隨便說因為一直吃蛋糕會變胖,他就說”喔~你就算每天吃10個蛋糕也還是這樣(漂亮)。而且堅強的公主值得得到蛋糕。"

 

跟他一起待在急診室的三小時,我真的覺得有點痛苦。

當醫生來跟我說我需要留院觀察48小時的時候,我直接拒絕說我不想待在醫院。

因為我不想跟這討厭鬼單獨待在醫院兩天,我可能會失手殺了他!!!!然後從醫院直接轉到監獄。

Kai跟醫生保證他可以成為我的照護者,在船上監控我好好休息並定時量測我的血壓及狀況。

我也簽署了表示願意承擔自行出院的任何風險的同意書,然後得到一張醫生寫的讓我拿去給其他醫生看的信,說明我的狀況。

醫生說隔日我應該要再去看一下別的醫生,追蹤狀況。

 

回到船上後,Birte說傑克下令我要待在船首的單人房中靜養。

Kai說他會每兩小時來量我的血壓。

我被禁止使用電腦及所有有螢幕的東西。

於是整個下午除了Diego送食物來給我之外,我幾乎都在昏睡。

雖說煩人的Kai還是很煩人,但Birte好像感覺到我對Kai的厭煩,悄悄的跟我說她會盡量讓Kai離我遠一點。

哈哈哈~我真愛Birte

 

1900 我得到Kai的允許,可以離開房間到處走走。

 

每個人看到我都問我還好嗎??傑克則是一見到我毫無贅言的說:”給我看!”

其實除了酸痛之外,我真的連食慾都很好!!!

腦震盪咩~~又不是沒這種經驗過,哪有甚麼大不了的。

((事發的太快,沒機會拿手機或相機紀錄初次<希望也是最後一次>搭乘德國救護車的經驗))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許傑克
  • 國罵罵出來再怎樣不識趣的都會惦惦吧!XDDD

    這場景讓我想到周星馳:喔你媽個頭阿!也不理人家受得了受不了,你在喔我一刀捅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