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7  Wolgast, Germany Part I

 

這幾天總有種看甚麼都不太順眼的感覺。

不知道跟腦袋被木桌擊中有無關聯?!

又或許是Birte離開然後更多負責公眾參觀的志工們上船,讓船上生活變得有些混亂所導致。

這些志工們,對於有限又狹窄的船旅生活,理解有限。

而有經驗的Uwe(傑克的真名,我該幫他正名了)以及水手長Donci(匈牙利人),能體諒志工們的無知,所以除非太離譜,不然他們不會輕易出手管事。

但菜鳥又雞婆的我,太多太多事情,讓我看了真的很礙眼~~

我想白豬的厚臉皮以及拿公費墊酒錢的事情,真的是扯斷我耐性神經的最後一根稻草。

也因為如此,Donci略帶著點語重心長的味道,跟我說:”Joy~跟他們認真妳就輸了。”(大誤!!!!!)

這種在白鯨上來來去去的志工,根本對船甚麼都不懂。

逗留時間又不長,也不可能特別教育或訓練他們適應及理解船務。

所以真正的船員們早就見怪不怪了。

 

距離上次發文已經五天了。

這五天我慢慢地調適,怎麼跟這些”遊客”們共同在船上生活。

他們真的很像包船出海的遊客……白天的時候靠岸處理商務事宜,晚上喝酒抽菸聊天之餘。

早上的甲板,很容易撿到半滿或是空杯,甚至是在睡覺的人。

從剛開始的氣呼呼妹鬆快,到現在的雖然無法完全釋懷但至少心情平靜許多,我想我又成長了一點點。

 

回首這五天,其實還是有愉快的回憶跟新的體驗。

對白豬抓狂的那天,我的情緒持續在感到抱歉與依然氣憤之間游移徘徊。

甚至傍晚,Donci把船尾的小艇放到水面,跟Uwe還有白豬一起出航時,腦中還浮現”他們要帶白豬去外海處決”的狂想。


"已上貨之小艇"

"負責人兩位順利上船"

"離港進行處決!!!"

 

後來,白豬叫我練習駕駛小艇。

一開始我們一夥七人一起出發,然後白豬把大家載到一個私人遊艇碼頭,用買啤酒的名義支開大家,我想跟著上岸的時候,他一把拉住我說我要留在船上。

這麼明顯的意圖,讓我覺得很噁心……正不知該如何反應時,Diego說他要陪我一起。(Oh~不愧是我弟。)

因為港口外側有數根排列整齊的柱子立在水中,白豬叫我以通過這些柱子練習S型。

後來也嘗試了駕駛載滿七人的小艇,通過S型的訓練。

但倒著開S型倒是非常失敗………

啪痞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